Zelda

我真实的喜欢辣椒

然而并不能吃太辣

今日份sketches 手残党福音

哈哈🤣果然不会画人物

记录第一次板绘

《两个酷盖要怎么谈恋爱》

笔糖cp(自己拉的郎自己产粮,一发完)

再三确认刚做好的旋律已经保存好,闵玧其关掉电源回到卧室。对着百分之八十都是黑白色的衣柜,闵玧其有些郁卒,“南俊啊,你说我穿什么会显得精神些?”

金南俊,闵玧其的工作伙伴兼合租室友,一听到自诩老爷爷的室友居然要出门,拿着牙刷就跑到了卧室口,

“哥你要出门!”

“嗯”

“约会?!”

看着金南俊八卦的眼神,闵玧其一记白眼送过去,“就是前几天和你说过的那个嗓音特别的网友,我们聊了聊发现很合得来决定见面商量一下合作的事。”

金南俊满脸失望,耸耸肩倚上门框,“那哥你就随便搭咯,只要别太严肃搞个一身黑。”

闵玧其听到这话默默把手中的黑色T恤换成了黑白条纹,心想这已经是个很大的让步了。


闵玧其整了整牛仔外套,不自在地拉拉头上的帽子,尖尖的帽顶缀着一个绿色的毛线球,真的满满的装嫩嫌疑,要不是金南俊那小子打包票说很合适自己才不会戴这么蠢的帽子。

[我已经到了]

[好]

看看表,差十分钟三点,还好只有一个路口就到了。

抬头看看招牌,确认了咖啡馆名称,闵玧其推门拉响了风铃,正要寻个视野不错的位置,突然怀中一重,下意识抱紧。

闵玧其愣过神才发现是只大胖猫,大饼脸配上生无可恋的表情真的是又蠢又萌,不过…自己真的不是很擅长对付猫啊,虽然玩地下黑泡很多年放了不少嘴炮怼了不少人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似乎真的没多少和动物相处的经历!所以…如果乱动会不会被抓啊!

似乎是看出闵玧其的僵硬,旁边有人将猫抱走放在地上,结果这猫踱了几步舔舔爪子又跳回闵玧其怀里。

“哈,看来胖橘很喜欢你啊~”

闵玧其抬头看着刚刚那人熟练的顺了顺怀里的猫,

“放心,我刚给它修过指甲,而且胖橘是只加菲,性格温顺也不怕人,它这么黏你看来很喜欢你啊。”

“啊,忘了说,欢迎光临猫咪咖啡馆,先生先入座吧。”



[我到了,角落靠窗,你在哪]

半天没有回应,闵玧其又把目光放在桌子上趴着的胖橘,想着刚刚的那个人,大背头皮夹克一点都不像是猫咪咖啡馆的老板。

“你的美式。”

“我还没点单啊?”转头看还是刚刚的那个酷盖。

“Defsoul,很高兴见到你Suga。”眉下的两颗痣在阳光下特别的显眼。

“呃 …你好,我是Suga,闵玧其,原来你就是Defsoul,刚才真是谢谢了。”

“是我唐突了,没有考虑你是否熟悉小动物就把你约到店里来。林在范,哥叫我在范就好了。”

两人在网上交流的印象和现实实在反差太大,一个白白净净好小只却是操着酒嗓说着高速rap,一个皮衣背头扛把子却拥有甜蜜嗓音,两个人不免重新打量对方,意外的发现两个人竟然都做过B-boy,相视一笑,自此才算是放松下来。

“所以哥你这次是想制作一首什么风格的?”

“我听了你以前录的demo,更偏向灵魂乐,正好我也想换个新风格,hiphop和灵魂碰撞你觉得怎么样?制造一种慵懒却又奇异的氛围。”

“像是Nas和Amy Winehouse合作的那首《Cherry Wine》?”

“嗯,在爵士钢琴和萨克斯风的基础上强化突出鼓点,还记得Nas的那段life is good,自由的灵魂乐总能创造自由的rap。”

胖橘大概是晒够了阳光,转头舔了舔肚子上的猫,见两个人忙着说话丝毫不理自己,伸出爪子扒了扒闵玧其的袖子,见他还没有反应索性用头贴上闵玧其的手掌拱了拱。

闵玧其手也不敢动,看着对面眼笑得都快眯成一条缝的林在范。

“手放轻松,轻轻的挠挠它的后脑勺,然后顺顺它的毛。”

接受指导后闵玧其变得放松多了,大手轻绕到它的小脑袋后抚了抚,见小家伙一脸享受,又放心用手指挠了挠,胖橘的小表情萌的他心都快化了。

林在范的视线里,此时的闵玧其本来就白的皮肤在阳光的晕色下几近透明,因为胖橘的乖顺,那人扬起的嘴角牙龈都漏出来了,连牙齿都小小的,真是像猫一样让人变得柔软起来。

“林在范?林在范!”见对方一脸痴笑,闵玧其忍不住出声叫了他。

“噢哥。”

“想什么呢?”

“想哥怎么会怕猫呢?”明明就是同类。

“我那不是怕,只是因为生活环境平时不怎么接触动物所以有些不知所措,我那么swag,怎么可能会怕猫?”说着还扬了扬手中的小猫爪。



合作曲风格确定了,两人又顺着音乐理念聊到理想追求,从工作计划谈到兴趣爱好,只觉相见恨晚。

“那么,明天下午到哥的工作室,哥别忘了给我发地址啊~”林在范扬了扬手机,和闵玧其道别。

至于其他的事嘛,徐徐图之,来日方长。



【南糖】不得

小臂因为长时间刷手机有些涨麻,手机的主人只是漠然地盯着屏幕,像是在完成任务似的,丝毫没有放缓大拇指滑动的频率。

闵玧其保持这个状态缩在工作室的沙发已经很久了。



一整天赶工而忽略三餐的副作用就是越发烦躁的心情。终于,在第三阵咕噜声传到耳朵里,闵玧其才正视起胃的抗议,拿上钱包钥匙,缓缓起身。



通常下雨天觅食,闵玧其是懒得拿伞的,路就那么远,打伞实在太麻烦。

然而这次在路过桌边黑色长伞的时候,脚步顿了顿,最后还是带上了。        



他兀自把反常的原因归结于智旻刚刚发来的短信:今天中雨。

------------------------------------------------------------------------------------------------------------------------------------------------------------

凌晨两点,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里吃着泡面,这是以前他和金南俊还没出道时经常干的事情,因为缺钱两人分食着一小盒泡菜,在热气中大聊特聊音乐与人生,偶尔来个荤段子,末了蹲在宿舍底下抽根烟。

闵玧其认为他们是默契的,有时仅凭一个对视,就仿佛通晓了对方的所有,不过如今,也止于这个“仿佛”。



金南俊要和许久未见的女友在汉江公园约会,所以今天只有自己一个人吃着泡面,本来可以很高兴的,因为可以一个人霸占一整盒泡菜,只是没有想到,一盒泡菜加进面里比半盒要酸太多。



边吃边刷着推特,突然看到官推更新“下着雨的汉江潮湿又寒冷”,配图是下着雨的汉江公园,点开短信界面,看着和智旻一个小时前的对话:

『今天中雨,你和队长今天还要熬夜赶工吗。宿舍就差你们两个了。』

『我们今晚不回了,曲子比较急。

------------------------------------------------------------------------------------------------------------------------------------------------------------

闵玧其抓着伞坐在计程车上,黑色的伞布衬着他的手格外苍白,连突出的青筋都异常显眼。

雨水打在车窗上发出笃笃声,透过布满水雾的车窗,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汉江公路北侧的橘色灯光,太安静了,夜晚的汉江太安静了,静的他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没花多长时间,闵玧其在月光彩虹喷泉附近的台阶找到了金南俊——正缩成一团,专注地淋着雨。

举着伞,在金南俊面前站定。

凌晨三点半,彩虹喷泉早就停了,桥下耳磨厮鬓的情侣也都回了爱巢,偌大的桥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些许是发觉面前的雨突然远了,淅淅沥沥的落雨也变成钝钝的撞击声,金南俊才收回神,抬头看到闵玧其那张在黑暗中白的有些发亮的脸。

“玧其哥,你怎么来了?”再仰头认出了那把熟悉的大黑伞,噗的乐了,“你居然把我送你的伞修好了!当初它被风破坏的惨烈程度我都觉得根本没救了!”

金南俊边笑着,右手撑地准备起身,可能是蹲坐太久,腿有些麻,一个恍惚向前栽去。

闵玧其下意识的抱住对方,用尽全身力气支撑着一个一米八的成年男人。两人挨得太近,自己的心跳快得不正常,闵玧其觉得应该放手了。

就在犹豫的一瞬间,后背传来些许温热,左臂顿了下,还是改变方向拍了拍对方的腰背,要知道夜雨从来都是冰冷刺骨。



“哥,公司知道了。”

“那..公司怎么说?”

“组合在上升期,作为队长,我不能这么自私。”

“所以你呢?你心甘情愿放弃吗?”

金南俊只是拿过对方手里激动得歪掉的伞,重新罩住闵玧其,一脸平静。

“其实分手不是我先提出的,这一点让我的罪恶感没有那么深重。

很可笑吧,我用了罪恶感这个词,而不是对一段感情消逝的无奈、不舍和愧疚。”

“她说普通人和idol的恋爱太不现实了,两个人工作、爱好、交际圈截然不同,她想要的是安全和陪伴,而不是瑟瑟缩缩,连大大方方在彩虹喷泉下接个吻都不能,一年了,再爱也耗够了。”  

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更关键的是,听完这话,我反而是松了口气,终于不用担心被偷拍,不用担心她会不会满意,不用再让你做我约会的挡箭牌。
   
或许我和她根本不是爱,更或许是这段恋爱关系从开始就是畸形的,只是逃避的产物,所以注定结不了果。

说实话,

公司知道了,我反而有些庆幸,原来爱人这个位置不是谁都可以占据的。”   


“哥,

我不难过,就是有点释然,

终于是时候面对现实,面对真正值得珍视的了。”



空气安静了许久,稀稀落落的鸟鸣声提醒着白昼的到来。



“玧其哥,给我一个拥抱吧,明明需要安慰的人是我,怎么你看起来更脆弱呢?”

收起伞,金南俊捞过还在呆愣着的闵玧其,结结实实的一个拥抱。

“很感谢哥,不管雨夜和黎明你始终陪着我。所以能不能,能不能一直陪着我。”



闵玧其被抱在金南俊怀里,双眼盯着东边将要完全浮出江水的太阳,雨后的阳光总是格外刺眼,刺得他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南俊啊——”带着酒味的嗓音格外疲惫。

“怎么了哥?”

“对不起——”即使他很舍不得这个拥抱。

“恋爱这件事——”但对于欺骗对方。

“是我告诉公司的——”还是想坦诚自己的嫉妒。



金南俊,

我把嫉妒一抔一抔堆成土,

在土里种出一株花,

当我把它连根拔起献给你的时候,

请你千万千万不要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