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oughCookie

填坑=创作欲+热爱度+空闲+电子设备满格电_(:зゝ∠)_

《你的世界》 0.0

(看完《你的名字》的副产物,有吻合支线)

“嗡——嗡——嗡——”

林在范按下闹钟像往常麻溜的套上校服,冲到卫生间洗漱,半梦半醒抬头看了眼镜子,结果一下子清醒了。

“纱布?!”我脸上什么时候有纱布了?谁包的,怎么毫无印象!

还没容他多想,卧室里电话铃声玩命的叫着,赶紧漱好口拿毛巾胡乱一擦,内心匪夷这大清早的谁这么急着找他。

“崔荣宰,你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

电话那头的小崔同学一脸委屈“hiong,你昨天非要让我打电话叫你起床怕再迟到,我好心答应你你居然吼我!!!”

“哈?”

一觉醒来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对的林在范难得收起往常的生人勿近脸,内心满是不解,推开教室门搁下书包刚准备坐下,同桌兼好友段宜恩一把挎上他的脖子,“在蹦米,今天怎么又变成死人脸啦,唉?今天怎么没有便当?”

“哈?啥便当?”

第一节课总是让人昏昏欲睡,尤其还是最无聊的国文课,听着地中海在台上侃侃而谈,林在范实在是抵抗不住睡意。

“段宜恩,你别捣我。”林在范一抬头却发现国语老师就站在他旁边,一个激灵站起身“对不起老师”。

谁知地中海并没有找他麻烦,只是和蔼的拍拍他的肩膀说没有下次了。林在范被搞得丈二摸不到头脑,瞟了眼身旁的段宜恩“发生啥了?”

“在蹦啊,昨天地中海上课提问检查《德米安》读后感,你噼里啪啦呜哩哇啦有理有据侃侃而谈什么人性感知成长慎独反正听起来特别屌,聊的特别投机。不过兄弟,同桌两载余年,竟没发现你是读书人~”

“哈?”

“林在范有人找!”远远看了眼个子高高的蘑菇头,嗯,不认识。

走到门口便被人塞了一怀小零食,什么鸡腿鸡爪鸭翅,噢,还有一提巧克力牛奶。那人一脸别扭混着红色躲闪着不看他的眼睛,踌躇了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几乎是吼出来的小奶音“你不是喜欢吃肉嘛,这些都给你,就算你帮了我,我也不可能把姐姐让给你!”

“哈?”

照常下课后赶到【Bookstores Coffee】,熟练地换上制服,“在范啊,不是说让你休息一天养伤吗?”,林在范整个人都僵硬了,面对一直颇有好感的店主姐姐的关心,整张脸都快烧起来了...不过...放假养伤是怎么回事?珍妮姐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仿佛是看穿了林在范的疑惑,对方温婉一笑轻轻拍拍他的头“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真是忘性大爱逞强,真是和我家那小子一样。我家弟弟有谦昨天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单凭他自己肯定打不过那几个混混。对了我今天让他去找你正式道谢,如果他态度不好,请你多担待。”

林在范僵硬的点点头,金有谦,姐姐,珍妮姐...姐弟?

“哈?”

不对劲不对劲,今早起来一切都不太对
昨天晚上做的梦也不太对

------------------------------------------------------------------------------------------------------------------------------------------------------------

朴珍荣睁开眼,啊,今天早上的阳光格外刺眼啊,不过为什么会浑身酸疼,今天的天花板怎么看起来也怪怪的?

“珍荣啊,你终于醒了。医生啊,我儿子醒了!”

知道医生检查完毕之后,示意没什么事儿,只是轻微脑震荡,直接出院都可以,朴爸朴妈才把心吞到肚里。

趁着爸妈出去办理手续的空闲,朴珍荣赶紧问王嘉尔到底发生了啥自己怎么会躺在医院里?

去除掉十几分钟“金庸啊,你怎么失忆了!你怎么可以忘记我!”的干嚎,朴珍荣得到了自己见义勇为救下泰国小男生却不小心跌下楼梯的事实。

哦,是吗? 难不成自己真的失忆了!!!

还没容他缓缓,进来一个瘦瘦小小的男生,看起来就很让人心疼。

“你是?”朴珍荣温和的笑了笑。

“我是斑斑,珍荣hiong,昨天谢谢你帮了我,还连累你受伤,hiong对不起。”

声音软软糯糯的,让人想起糯米团子,这样想着,朴珍荣眼角的小褶子更密了,“没什么啦,都是那些坏家伙害的,不要和我说对不起。”

“hiong,你今天超温柔的,比昨天温柔多了。”斑斑看着今天的朴珍荣,完全看不出和昨天那个凶凶的他是一个人,不过都很善良就是啦。

“哦?那我昨天什么样?”

斑斑一脸不解,旁边快把苹果削得只剩核的王嘉尔朝他挤挤眼“你珍荣hiong把脑子摔坏记不得了~”

“啥!哥你还好吧,医生说没事了吗?头还疼吗?需不需要再检查一下?”

朴珍荣瞪了王嘉尔一眼,安抚地拍拍斑斑的头,“医生说我立马立得就能出院,别担心。我只是刚醒有点记不大清了,你和我说说说不定我就记起来了。”

不过,在听完自己昨天一天都拽着张脸,凶神恶煞,挑衅并单方面虐打了年级小霸王和他的小跟班的英勇事迹,朴珍荣觉得自己低调做人平静生活的校园生活将彻底破灭。

神呐,谁来救救自己,他根本都不记得昨天干了些什么啊,这完全不是自己的处世风格啊,他是被附身了吗?一定是在做梦,和昨天一样格外真实的梦。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