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oughCookie

填坑=创作欲+热爱度+空闲+电子设备满格电_(:зゝ∠)_

《你的世界》 1.0

(第二次正式交换)

两个人谁都只当那天的异常是个小插曲,并没有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某天清晨醒来对着镜子发现

“镜子里的模范生是谁! ”

林在范面对镜子半天觉得再也不能欺骗自己前两天的梦和异常是场错觉,他,与一个不知名的少年交换身体了,那么,此刻待在自己体内的灵魂就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不管,先联系上再说,作为标准的行动派,林在范立马找到座机拨打自己的手机。

“你拨打的号码为空号——”

不可能啊,这还是韩国啊,不死心的重拨一遍,依旧无人接听。

“珍荣啊,快点出来吃饭,要迟到了~”

“珍荣?”

荣母等了好久依旧没人回应,干脆直接敲门,拉开才发现儿子一脸魂不守舍的守着电话,“珍荣啊,别发呆快出来,要迟到了。”

“好。”

作为一枚隐藏吃货,林在范看着桌上的牡蛎年糕汤决定还是先别乱想好好享受早餐吧。

换好校服出门随便跟着同校服的男生顺利抵达学校,刚拐进学校大门就看到脸上挂着小括弧的男生朝他招手“金庸啊,中午和斑斑一起吃饭吧~”瞄了眼名牌,王嘉尔,应该是朴珍荣的兄弟之类。

“金庸啊,你带的午饭呐?”

“不是去食堂?”

结果换来王嘉尔担忧的眼神“前两天刚给你说过食堂装修,你的脑子真的...完全恢复了吧?”

“啊——,啊,你懂得,起晚了。”林在范勾住对方脖子,装作一脸懊恼。

“懂你,我妈每天忙得见不到人影,只要她走得急忘了叫我,午饭就只能点外卖。”王嘉尔也没深究什么,打开饭盒,塞过来一盒盖煎饺,旁边斑斑见状,又在盒盖上堆上紫菜包饭,眼睛亮闪闪的看着林在范。

哎一古,林在范可耻的被萌到了“thank you ,guy!”

学校的一天并没有什么特别,总结一下就是乖巧高中生的日常。

晚上回到家,林在范立马翻箱倒柜开始找朴珍荣的日记本,手机密码解不开也只能找其他途径来获取信息了。

不过,这家伙藏得也太隐蔽了,大隐隐于世,书架最上层被夹在外观相似的书本里,要不是一本一本翻过去还真以为皮质日记本是本名著小说。

林在范发现朴珍荣的生活真的很无聊,具体表现为:流水账和记账本般的日记,短小的篇幅和巨大的空白,除了,前两天写下的疑似交换身体那天的梦:因为不习惯闹钟和迷路而导致上课迟到被罚,习惯性地准备自己的便当,上国文课和老师畅快的讨论,以及打工途中救下疑似店长姐姐的弟弟,虽然救人的方式有点怂——走为上策。

林在范要再搞不清楚情况就真的脑子瓦达了,想了想,翻开最新的一页开始提笔:

『朴珍荣,你好!

我是林在范,想来你应该已经意识到我们的交换应该不是偶然,目前来说也找不出交换的规律,并且也不知何时结束。那么以防万一,我们约定一下,交换之后不要改变对方的生活轨迹,我会努力模仿你不被他人看穿尽力做一个乖乖模范生,你也尽量保持我帅气洒脱的行事风格。

我试图打我原身的电话但是打不通,你那边可能也是这样吧,所以以后我们就通过日记本交流okay?

对了,有些事要交代,我每周一到周五会在【Bookstores Coffee】打工,周六全天会去练舞,你可以在我的手机便签找到具体位置,我有凡事定闹钟提醒的习惯,所以到时一切拜托了。

校园生活我想你应该已经有经验了,我就不详说了,有疑问你可以在当天记在手机便签,我会回答的。

你的两个朋友都是不错的人,今天我又忘记带便当。。。还好有他们,你要替我好好表达一下谢意。

P.S.你到底干了啥?今天放学我以为要去你爸饭馆儿里帮忙,结果还没靠近厨房,就被你爸看原子弹一样的眼神震住了!!!』

把日记本塞回原地后,林在范放空的看着天花板,突然间想到什么从床上弹起,拿起笔站到镜子前在脸上写上“看日记本!!!”才又回到床上准备休息。

------------------------------------------------------------------------------------------------------------------------------------------------------------

两个人谁都只当那天的异常是个小插曲,并没有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某天清晨醒来对着镜子发现

“镜子里的cool guy是谁!”

一头乖毛翘着一根呆毛,发型呆萌满分,
可这根本掩盖不了不怒自凶的眼神和黑色耳环给他带来的冲击感啊!

还有,这是谁,莫名有一丝熟悉。。。

对,一定是梦,和前两天一样,朴珍荣闭上眼睛暗示自己,然而再睁开眼睛

——算了,还是接受现实吧。

打开床上的手机,朴珍荣感慨这个身体的主人还好设的是指纹解锁,点进子文件夹里的便签,找到了身体主人的日记,嗯,很简短很酷:

『昨天做了个梦,
梦到变成另一个人,
并帮助了一个被欺负的瘦弱少年,
结果因为不熟悉楼梯构造左脚绊右脚摔得有点惨,
哎,梦里现实都衰
一觉醒来自己头上也受伤
一天过得也莫名其妙的』

朴珍荣瞬间懂了,联想前两天的异常,意识到这是第二次交换身体,和这个名为林在范的人。

既然是暂时占用对方的身体

“在范,起床了就快点出来吃早饭!”

“好的,马上!”

还是不要改变对方正常的生活轨迹了。

“老林,今天晚上有事吗?要不要和我还有荣宰一起去学校门口新开的音像咖啡店,可以选碟听,据说都是店主的收藏品!”段宜恩一如既往的提议放学后一起出去,不过今天他可不担心对方拒绝“你打工的地方不是准了你三天假嘛,今天你可不能拒绝啊~”

朴珍荣想了想中午吃饭时掏出的鼓鼓囊囊的钱包“好。”

后工业气息的铁艺配上北欧风格的装潢,还有每个座位配备的播放器,朴珍荣再次感叹着生在首尔就是好,新事物总是从首尔流行起来的。

通过聊天朴珍荣发现,崔荣宰和段宜恩都不是特别外向的人,但是因为三人同在一个舞蹈班学习又住在同一小区的原因,时间一长也就慢慢成了朋友。

“在范,你看那边。”段宜恩捣捣朴珍荣,示意他扭头往后看。

朴珍荣哪里会认得,只得假装刚刚没找到,“噢?哪里,我怎么没发现!”

“最里面靠墙那桌,是宰范哥和他女朋友。”崔荣宰努力压低了声音。

“是吗?我再看看。”这一扭头,又发现一熟人,那个女的,分明就是上次梦里,不是,是第一次交换身体给他包扎的店主珍妮姐,如果没记错的话,今早还在林在范的一个单独的相册里见过她。下意识的,朴珍荣打开照相机调成前置镜头,把正在约会的两人拍了下来。

“宰范哥怎么在这?”朴珍荣收起手机,一脸自然。

“今天宰范哥舞蹈班没课啊。当然要趁着大好时光和女朋友约个会~”

“也是。”朴珍荣点头附和。

晚上回家躺在床上,朴珍荣把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捋了捋打在手机便签上,又定了一个备忘闹钟提醒林在范看手机。

躺下前,朴珍荣犹豫了下,拨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