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oughCookie

以防万一,以后不萌真人cp了

《你的世界》2.0


林在范躺在床上,无聊地盯着窗外的三两枝杈,刚窜出几朵绿芽。

“春天了——”

告白的季节,不过可能已经没办法继续喜欢了吧。

朴珍荣那天照的照片他看到了,珍妮姐和宰范哥意外的相配,都是善良的人。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初珍妮姐会聘用他,并且比较照顾。

算了算了,不是已经决定锁掉相册放弃了吗?

男人点儿,让自己忙起来才是正经事。不过。。。没人约,没出行计划,唯一的爱好是阅读,朴珍荣你的周末也太宅了吧。

一个咕噜翻起身子,林在范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目光不由得落到旁边的书架
那就看书吧,看瞌睡了还能睡一觉。

手指划过一溜书脊《德米安》,嗯,他记得前几天地中海老师还推荐了这本书。

随意翻开一页,就可以看到被铅笔圈出的文字:
“我内在有一股原始的欲望。在被许可和光明的世界中,这个原始欲望必须隐藏起来。和每个人一样,性欲慢慢觉醒了,它有如敌人、毁灭者、禁忌、诱惑和罪恶般侵袭我。我好奇心探索的,以及带给我幻想、喜悦和恐惧的,正是青春期中这个重要的秘密,跟我原有的儿童式恬静、受呵护的幸福,压根儿不相容。”
看来朴珍荣这小子还挺爱看书的,还做了标记,不过黑塞的书太多感官认知和意向了,是不是所有德国作家都喜欢搞些晦涩难懂的东西。随意瞟了几眼林在范实在是憋不出什么静下心研读的劲头,挠挠头抓起外套还是决定出来转转。

“珍荣啊,出门有事吗?”

“妈,我就是出去转转~”

“我下午有事儿,你金叔刚把店里订的海鲜送来,你去你爸那帮忙吧!”

“好的妈,马上去。”

虽然再三表示自己可以在厨房打下手不会造成任何安全事故,但看着朴爸爸心有余悸的后怕眼神,林在范想了想今早朴珍荣的日记更新的“炸厨房”篇,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端盘子。凭借着自己本来就在珍妮姐那打工的经验,林在范也算是在晚饭小高峰顺利度过,不过饭馆和咖啡厅还是不同,等到终于快要歇下的时候,朴爸爸已经准备闭店休息了。

从店里走回家并不远,不过今天朴爸爸似乎并不着急,“珍荣啊,陪爸爸去公园走两圈吧。”

林在范不安的垂头盯着大拇指,不会被发现了吧,早知道多和朴珍荣交换一些信息了。

“珍荣,记得你小时候特别调皮,经常逃课踢球,你妈都拿你没办法。”朴爸爸满是欣慰地笑了笑,使劲揉了把儿子的头,“现在…长大了……”

“不管怎样,咱们家现在也算是稳定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小时候欠你太多,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儿子居然变得内向敏感起来了。”长叹一口气,“唉,是我们的错…”

“爸,别这么说。” 一个年过不惑男人的愧疚实在是太心酸了,不管是这具身体的原因还是同为儿子的身份,林在范生出一股悲哀,一场久违的父子谈话,应该是两个人期盼已久的交心,自己作为外人把一切都破坏了。

“不过,儿子?老实说,你是不是失恋了!”
不是,这,这转折也太快了吧!

------------------------------------------------------------------------------------------------------------------------------------------------------------

如果是时同一个时空的话,按理说电话是可以打通的,上次自己试了那么多次都失败,恐怕自己和林在范是在两个平行时空?

“啪!”朴珍荣捂着脑袋看向肇事者。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段宜恩转起手中的书,“五月舞蹈比赛的事考虑的怎么样啦?”

“还在考虑,”朴珍荣把书整整齐齐摆在桌上,“反正还有一个星期报名截止,不着急。”

朴珍荣已经基本掌握完美模仿林在范的方式,活得像只大猫一样,太阳好了犯瞌睡,课无聊了犯瞌睡,只有遇到感兴趣的事才特别兴奋,有时会有些暴躁,但是有什么小情绪会及时发泄从不存秘密。仔细想想还真是羡慕,没有太多烦恼,简简单单。

也不知道林在范怎么样了,失恋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不过,舞蹈比赛神马的还是很头痛啊!
朴珍荣,你与其担心林在范不如关心关心你自己,顶着林在范的脸,可是练舞你也得亲自来啊(ಥ_ಥ)

“在范,林在范,醒醒~”

朴珍荣暗叹了口气,自己真的是越来越放松了,起身整理整理衣服,才看向段宜恩“肿么了?”

“哦唷,这么萌的在蹦米很少见嗷。”

“——少废话!”

段宜恩这才神秘兮兮地靠在耳边“那个金有谦小学弟又来找你了,每次见你都跟受气的小媳妇儿似的,你到底对人家干了啥?”

金有谦?

就是那个被自己救还嫌弃自己,貌似对林在范还带点儿恶意,珍妮姐的亲弟弟!

这小子找林在范干嘛?!

就在朴珍荣走出门的路上脑子早绕了好几个弯儿。

“你好同学,请问有何贵干?”

金有谦一脸excuse me的表情“林在范,才过几天就不认识我啦!”

朴珍荣斜撇了一眼“叫哥→_→”,内心还赞扬了一下自己,看自己多有演戏的天赋,都还记得林在范对称呼的执着。

“昨天回家我姐把他男朋友带回来了,说是要结婚,啊啊啊啊啊啊居然是舞室的宰范哥啊啊啊啊啊——”作为姐控的金有谦有点崩溃。

“所以,为什么找我?”要结婚了啊,林在范你彻底game over了。

“你不是喜欢我姐?”金有谦还带了点儿恨铁不成钢。

“所以?”

“我们联手拆了他们吧!”

金有谦小朋友你这个姐控相当中二啊~有意思(๑•ั็ω•็ั๑)

朴珍荣一把搭过金有谦的肩,“有谦啊,我觉得与其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拆有点鲁莽,还有可能伤到珍妮姐,不如你亲眼去考察一下宰范哥再做决定。”循循善诱仿若一个狡猾的狐狸。

思考半天觉得对方说的很有道理的金有谦突然犯了难“可是,我们俩虽然同一个舞室但我的课程表根本见不到宰范哥啊~”

“你也说了我俩一个舞室,宰范哥是我指导老师。”

“然后呢?”

“所以金有谦,要不要和我申请合作参加五月份的舞蹈大赛?”

评论

热度(5)